2014年4月23日

器形美感元素



【茶人詹台北報導】台北故宮藏品傳宋劉松年〈攆茶圖〉中所繪,爐火上放的是提梁鍑煮沸水,這種造型和宜興窯所燒製東坡提梁壺共同彰顯出功能性考量。
當水在鍑中燒開了,泡茶人提梁注水很是方便,這也反映了當鍑作為燒水器時,無論是「提梁」或是「橫柄」,都存在防燙功能,同時注入器形美感元素!
見證宋代品茗燒水用器,「湯瓶」、「水注」、「茶瓶」,儘管名稱叫法五花八門,卻都是目標一致,用來煮水注水之用。
陶瓷瓶置於火源燒到水沸騰!用今日火源瓦斯或電磁等方式都需加以實驗,反倒是以火炭慢燒,卻可達燒開水的目的。

2014年4月22日

喝出溫柔滋味


【茶人詹台北報導】〈太平春市圖〉描繪松下的品茶聚會,蒼松後三僮正在備水烹茶,右面座架上綠地花卉大壺內裝的應該是供煮的泉水,而左邊茶爐上的茶銚正在燒煮開水,樹下三文士品茗閒談,還可見裝泉水的琺瑯水瓶、茶銚。

銚器煮水,現在人看來很遙遠,甚至連器都很難看到;然而,在名畫的畫面中,卻像寫真的圖像,再度顯影了茶銚在煮水時的重要功能。

茶銚胎薄,靠的是胎土以及陶工的細膩,構成了煮水輕慢柔細的要件。

現代人很難體會不鏽鋼壺與陶壺燒出的水分子的差異性,喝起來又有什麼不一樣,若再加上沖泡的變因,又會產生何等的相生相應?

2014年4月21日

煎作連珠沸


【茶人詹台北報導】皮日休詩云:「香泉一合乳,煎作連珠沸。時有蟹目濺,乍見魚鱗起。聲疑松帶雨,餑恐煙生翠。儻把瀝中山,必無千日醉。」

    1950年代湖南長沙官窯發現了27件壺,造型與西安出土茶瓶相似,且均為釉下彩裝飾,大都可視為湯瓶,均為長沙窯精品。

    茶瓶或湯瓶的出土,說明了陸羽茶經說唐代煮茶法中以鍑煮茶,茶瓶就是用來煮水。

    現藏台北故宮唐長沙窯綠釉柄壺,係唐晚期作為注湯點茶之用,橫柄壺和藏國立自然博物館唐代滑石中的側柄壺,在器形與使用功能雷同,此器作為注湯入盞,在形制與功能上都很實用,更成為日後日本茶道以橫柄壺為注茶之器的淵源。

用心煮,體奧妙


【茶人詹台北報導】品茗煮水,是關鍵。

    今人煮水簡略,難體其中奧妙。

    古人詩詞書畫中,巨細靡遺記錄煮水的經驗。

    今人看起來,這些煮水法雖然有些遙遠,但卻透露著:稍稍用心,就能帶來品茗的饗宴。

    唐白居易:「紅紙一封書後信,綠芽十斤火前春。湯添勺水煎魚眼,末不刀圭攪曲塵。」

    事實上,唐代風行煮茶,用鍑煮茶,到中唐後流行點茶法。而作為沸湯的煮水器,以「湯瓶」或「茶瓶」來稱呼。

    這時「湯瓶」只是為了煮沸水!

2014年4月17日

夢想街57號:揭百萬紅印之謎


【茶人詹台北報導】夢想街57號邀請池宗憲鑑定龍井茶與普洱茶。

    池宗憲鑑定了來賓黏嫦鈺的龍井茶,他提醒購買龍井主要時機在明前,最著名的主要產地是獅峰與梅家塢,兩者差異在茶乾顏色,獅峰呈現糙米色,梅家塢較為翠綠。

    市面上的龍井遭到染色處理時有所聞,因此購買時要特別注意分辨。

    普洱茶部分,來賓李志希帶來大紅印。池宗憲分析,紅印在市場上拍賣已進入百萬行列,仿品因而層出不窮,甚至有人連斷代都會弄錯,以為是四零年代。事實上,該為五零年代以後的產品。

    池宗憲認為,不要只買一張包裝紙。紅印經過長期的陳化,嫩芽以中開面的茶葉會出現不同層次的氧化,但若看到茶葉整片顏色一致,極可能是作手。

    資訊發達,茶的行情透明化,想要「撿漏」的可能性越來越低,因此下手前應請專家把關,小心為上。

2014年4月16日

泡真味.真工夫

【茶人詹台北報導】從明清傳世以降的文人品茶模式,講究使用的茶器、泡茶模式典雅精緻。

    「工夫茶」指的是泡茶要有工夫才能泡出好茶,一語雙關,比起不接觸茶的人,以為用泥壺泡茶就是「老人茶」,是有段認知差距。事實上能將茶泡出真味,這才是「工夫」呢!


    因茶種不同,或是因個人品味輕重互異,也會使出現茶湯的滋味變化迥異:或是上揚飄送,或是或是沈潛藏聚韻。

    同一泡茶,用同一把壺,注水急緩,出水快慢,都貫穿出令人驚奇的差異,或許這其間少許變化都在入口後,才在品飲者味蕾間流洩出來。

   滋味在口中,感受在心中的抽象概念,於茶、於湯滋味...。

2014年4月15日

掃葉烹來且吃茶



【茶人詹台北報導】沈光文是清三代活躍台灣品茗活動的代表人物,他記錄了品茶的心境:

    「僧閒煮茗能留客,野鳥吟松獨遠群。此日已將塵世隔,逃禪漫學誦經文。」

    「秋到加餐憑素字,更深吸露飽空華。明朝待汲溪頭水,掃葉烹來且吃茶。」

    由沈光文的詩詞可以了解他愛茶深切,即便生活沒有米可以煮了卻仍然要煮茶來喝。

    與沈光文同時代的盧若騰還是為找好水,特地赴今日金門找水來沏茶。他在品用太武山的「蟹眼泉」後說:「醇釀深厚,冽潔無比」的感言,並在石壁上題詩:「未經嘗七碗,幾失第三泉


    那個時代,武夷茶成為當時品茗時尚指標,為了品茶而講究的泡法,花去了人們許多工夫。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