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夢想街57號:蒔繪茶道具

【茶人詹台北報導「淚的小花」主唱孫情可能很多人忘了!他收藏的日本茶道具漆盒有「快樂行情」讓他不再「痛苦」?東森夢想街57號邀請池宗憲揭開漆盒身世之謎。

    池宗憲說,該漆盒來自日本的傳統工藝「蒔繪」,繪有日本皇室家族家徽,許多藏家看到這樣的家徽,都直接與皇室連上關係。事實上,這些家徽與紋樣,有其背後的意義。

    這件漆盒上的家徽呈現「沢(讀音「澤」)潟紋」,代表持有者的社經地位與身份,這類蒔繪器物通常被作為茶道具中的茶箱,用以納藏抹茶道的用器如盞、竹筅等,並為這些茶器量身定做「仕覆」,小心翼翼地收藏使用。

    這樣的茶箱繪工精緻,受到藏家歡迎,加上近年茶道具是市場的熱門選項,因此孫情的漆盒行情看好。

2015年7月29日

日本料理好茶配

【茶人詹台北報導當日本料理遇上茶,如何搭配會產生美味的火花?

    日本料理配對茶,能提高料理的鮮度,又能讓獨特的日本師父手藝,在茶的促動下翩然起舞。

    許多人吃日本料理,會佐以清酒或白葡萄酒,茶只是作為清口用的,但若仔細研究茶的特性,不同的發酵與不同的烘焙,加上不同的茶種,都可以與日本料理中的醋、鮮,產生微妙的變化。

    那麼,如何找到最適當的搭配與對味?必須先了解食材的本質。

    有些材質以新鮮製作,有些採取熟成手法,同一塊部位所產生的組織彈性的變化,就會有很大的差異。

    日本料理與茶的對味,就是從這裡開始。

2015年7月28日

夢想街57號:側把壼的前世今生

【茶人詹台北報導名嘴蔡玉真珍藏老爸的宜興壺,覺得怪怪的怎麼壺把長得不一樣?池宗憲在東森「夢想街57號」細說側把壼的前世今生!


    池宗憲說,許多人以為「側把壺」是從日本傳來,事實上,中國唐代已經有側把壺的出現,最出名的來自湖南長沙窯,這種水注還曾經外銷到非洲。

    唐代側把水注用來裝水,現代的側把壺是用來泡茶。側把壺的特色在於使用習慣,同時也見證了中日茶文化交流。

    蔡玉真從父親手中得來的側把壺,經池宗憲鑑定為1970年代由日本向中國所訂製的特殊品項,最大特徵是壺類有膽,呈蜂巢狀,一般戲稱為「高爾夫球」。

    蔡玉真說,這把壺封存了她父親曾經與友人品茗的美好回憶,她本來以為是一段陳年記憶,沒想到竟連結一段歷史風華。

2015年7月26日

焙火的功與過

【茶人詹台北報導岩茶「隔年陳」,懂得品茶者也知道「退火」才能使茶湯更圓融、更滑口。

    而「補火」則是防止精製後水分增加。揀剔後的淨茶,再補火一次,使茶充分乾燥。

    以香港茶商為主導的「港茶」一度利用焙茶之功,穩定茶的品質,才能每年推出商品茶,惟期間亦出現以焙蓋茶缺點,造成茶的炭化,這便是消費者須辨別之處。

    如何分好、壞?焙火好耐放,味會轉醇;壞的焙火茶,入口滿嘴炭味不爽口。

    懂得焙火的功與過,才能喝出武夷真滋味。



2015年7月23日

爐銚興味.感官覺知

【茶人詹台北報導日本煎茶道與中國的淵源,影響了現在人們品茗的風格。

    日本煎茶文化打破了抹茶道的族群藩籬,讓更多富豪和實業家愛上茶器收藏,而明清以降的中國茶器被計劃性地引進日本,帶動了茶器的榮景,流傳在日本的中國煎茶用器有著歷史見證和往日光輝。

    中國外銷茶器成為日本逸品,直接產生美感客體的交會,正是唐物茶器的高峰,並引動日人的仿製,如今看來這些茶器,有著跨文化的藝術概念,有的外貌雷同,有的直接仿製,也因此而產生了鑑識上的爭議與討論。

    其中,作為煮水器的銚,與熱源載體的爐,從形式的歸納統合出來,用感官的專注帶來清晰的知覺,並進而從視覺的轉換得到心智內涵,以及賞析的覺知。

2015年7月22日

嬌翠欲滴.小清新

【茶人詹台北報導青花杯,用清新注入閑情逸致的品茗精神。

   瀟灑的民間青花杯簡易簡單,隨意點出花草生命,運筆暢行,所繪的人物更看出隨意不做作的自然筆觸,以及出自民間窯口的胎土,恰與中國明代官窯器的工整凝重,清代繁複技法所繪官窯瓷器不同。

    中國茶器的使用涇渭分明:官窯系統精緻而嚴峻,而民間使用青花瓷器源起於廣東、潮汕、閩南一帶功夫茶器的瓷杯,同步日本煎茶道的閑逸。

    青花杯深具歷史厚度,在表現品茗時,不是一種純粹為茶而存在,她們可以在製用茶時勾勒出恆定關係─茶主人的決定,但將色深的茶湯遮掩封閉釉色中的嬌翠欲滴...

2015年7月21日

夢想街57號:竹雕,茶寵!

【茶人詹台北報導竹雕,是茶几前最好的「茶寵」!

    竹雕,因為時間與撫觸,顏色由竹黃轉為暗紅,甚至「包漿」,其間的變化如同養壺:從乾澀壺表到溫潤的壺體,是品茗者心靈的寄託,更在品茗之餘得到自我愉悅的感官滿足。

    東森「夢想街57號」來賓帶了一件「劉海戲金蟾」主題竹雕,藏者不以為意,認為竹雕作品只是一般工藝品,經由池宗憲鑑定,該件作品滿工,係為有年份的舊作,「劉海戲金蟾」故事象徵著好運吉祥,但由於多年未加保養,外表並不亮眼。

    池宗憲也在節目中提供保養竹雕的方法:一,切忌打蠟,或用油脂類擦拭。二,用乾淨的雙手撫觸竹雕,手上不可擦乳液。

    曾經策劃王世襄「竹刻藝術」一書的池宗憲表示,竹雕從明清以來,就是文人雅士的最愛小品,如同宜興壺一樣,透過使用與撫觸,讓器物與身體接觸,產生共鳴,此為玩物養志,收藏之最樂。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