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茶杯‧美的開始〉在人間(四)

【茶人詹台北報導】品茗以杯就口,濕潤脣齒接觸的霎那,杯的口沿頓時演出茶的神髓,讓品茗賦予了茶湯一身綺麗。杯的釉藥是延伸茶香氣和醇味演出的舞台。一時之間,同樣的茶湯注入不同的杯器,卻交錯一次不可思議的變動:才驚躍上揚的香氣,怎麼在不同杯器中消逝了!是誰完結了杯底金黃茶湯超俗飛揚的芬芳?又是誰催動茶單寧醇化的集結,讓茶韻生動在品茗時光間停駐?

何等無止境的杯器,讓各色不同的茶種現身?又是何款形制的杯器讓焙火茶器直竄,實踐茶君火臣的絕妙組合?在茶器的空間領域裡,茶杯隨著時間的演變,走過了一生的杯歡離合。有時叫做「杯」,也有時叫做「盞」,有時杯用來為茶服務,有時兼具酒器之用...。如是隨和杯器在品茗活動時,常居處配角,甘於被支配使用。

杯的表情,在茶湯注入時十分豐沛,品茶士選用杯得宜,杯器回報和顏悅色的笑意。茶湯溫柔婉約,柔情似水,潤飾苦澀,瞬間轉化,甘甜滑順。

杯,放至低下位置,就在嘴巴離開口沿後,喪盡再續前緣的相會,就很難去賞析杯形優雅的風韻。杯的形狀可按製作者與使用者的交替變換,有平口形、斗笠形、筒柱形...,在杯形制變換中,必然和品茗方式構連著鮮為人知的戀曲:點茶法流行時代的綠茶,必以黑釉茶盞能益茶色為上;小壺泡茶品烏龍茶用白釉茶杯不改茶色為佳...(待續)

圖片出處:《茶杯‧美的開始》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