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1日

明代茶席 浪漫甦醒

【茶人詹台北報導】茶成為文人們的讀書伴侶清談之友、琴棋書畫之所必須。茶,使琴棋書畫、清賞雅集的連貫而有成效。今日茶席或談茶與音樂對話,以品茗之類別搭配不同曲風,找尋樂器之風韻來應和茶湯滋味,則是今人追隨古人餘韻的生活。

明茶畫寫真了當時茶席盛況:文徵明品茶圖長案上一壺兩杯極簡茶器,是沉潛於深層的永恆,否則怎會為茗而醉?何等茶湯令他傾倒?新起的製茶法,綠茶的清純正引動文人深層永恆。

明代製茶多樣性,喝法、泡法大放異彩,著茶書抒發己見更成為歷代之冠。

明代以後的泡茶法,茶壺居主要地位,明晚期以後的文人認為茶壺的大小、好壞亦關係到茶味,此為唐宋茶器未曾有的現象。明人重視江蘇宜興所產壺,文震亨即在其《長物志》說:「茶壺以砂者為上,蓋既不奪香,又無熟湯氣。」

隱逸在壺與杯相遇的溫柔氣氛茶席裡,有種「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懷,對山水自然及文藝有獨特的審美,具有抒發自我、脫俗獨賞的特點。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