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精巧大器.曠世錫緣

【茶人詹台北報導】真錫,珍錫。錫罐精巧見大器,是引人入勝的觸媒,池宗憲在《珍錫茗緣》中說:

    1990年,我買了一對六方形錫茶葉罐,鐫刻著「天心老欉大紅袍」「住廈門橫竹路」,錫罐上了福州乾漆,使錫罐多加了一份光彩奪目。加上罐身落有「錦祥茶莊」楷書款識,就此引發我的曠世錫緣。
    真錫,惜之。錫罐器表上的「廈門橫竹路」是錦祥茶莊紀錄,它引我親訪廈門、尋找傳說中「一兩黃金、一兩茶」的大紅袍出處,那知道了現場已是人去樓空,建築物早已不見,「錦祥茶莊」的風華只留在錫罐,證明曾為風光茶葉的大名牌!
    一件老錫罐,扮演著被輕忽卻又寫實的見證!

    錫茶罐是茶莊縱橫貿易版塊的要角,它更寫著錫罐因茶顯中貴,更成為今人緬懷茶歷史與文化的印記。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