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6日

錫茶器.天生嬌貴的本命

【茶人詹台北報導】茶席上的錫茶器,看來不起眼,為什麼文人雅士獨珍「錫」?
    池宗憲在《珍錫茗緣》中說,錫器作為一種茶道高雅的尊崇,它開導茶與人和諧的奧秘以及社會秩序的人文主義。基本上,錫不搶眼,愛它是一種不完美的崇拜,它用溫良樣貌示人,或以藏茶,承載杯器的溫馴,而忘卻它具有人情為且不居功的品德。
    就錫器的表現,力求簡樸樣式,卻又隱含了紋飾複雜與奢華,讓茶人理解單純尋求安慰,在樣式中轉換鑑賞的慧眼。
    坐擁一席茶器,屈就又讓人景仰的錫茶罐、錫茶托,常令人以為玩茶卻與真美隔絕,對錫器下了悲劇的註腳:認定是配角!這種駑鈍,卻在不可壓抑的市場行情指數飆高後,引人激動與渴求,進而追逐錫器縹緲的風韻!
    錫在貴重金屬排行中,金、銀、銅、鐵、錫中「敬陪末座」。錫在歲月中會氧化,進而使外表不再「類銀」會閃閃發亮;甚而器表走向衰敗之路,然而在器表氧化過程中卻揚起另類欣賞美學。
    錫性軟,碰撞易凹陷、變形、走樣的錫器,總會讓人艷羨起銅鐵的堅固,與金銀的名貴身價;然而也吐訴著她保存不易、天生嬌貴的本命。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