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

老的過去,尊重則成珍惜


【台北訊】老茶有時間參與在裡頭,大家以為時間是靜止的因為被封存,但是忘了它是動態參與,但是它的動態參與要被感知,只是感知要有方法,就跟茶有持續性發酵一樣。
        時間如此重要但我們都忘記它、甚至否定它或是不知道它。每一次文明的軌跡或再創造都是這樣來的。100年的茶,讓我們認識時間,100的意義在哪裡?就透過味覺認識它。當取出共陳放666年的九支葡萄酒對上四款具有600年的陳茶,又會產生什麼樣的陳年韻味?千年之愛以666年的酒對上超過600年的茶所產生的交會,西方的酒讓東方的味蕾有了新的啟蒙,西方葡萄酒對味蕾的豐富度已經達到人類文明的上乘之作;同樣東方的茶曾經有過的巔峰狀態能讓彼此累積文明的厚度找到互聯。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