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白茶‧青花的魅影

【茶人詹台北報導】青花杯深具歷史厚度。池宗憲(Teaparker)《茶杯‧美的開始》中提到:「在表現品茗時,不是一種純粹為白茶而存在,她們可以在製用茶時勾勒出恆定關係─茶主人的決定,但將色深的茶湯遮掩青花封閉青花釉色中的嬌翠欲滴。又以白茶杏黃明亮度最能將青花杯在時間性存在中跳躍。

白茶只經萎凋與乾燥兩道工序。是少經雕飾,是種含蓄與完美的天然滋味,尤以外形鬆展自然,葉芽白色茸毫與青花瓷杯的天然寂靜無聲,開出一片智性的空間,進而創出和青花瓷杯交流的共像。

茶香唯輕,須鑑須品須充分以器發茶,而後感知甚美。白茶香疏香皓齒有餘味,體默心靈悠然而遠,淡然而微,幽然而去。白茶較綠茶色更精更淡,精妙品辨。洞悉精緻之極在於「淡」,看茶色如浮白雲,聞茶香若晴空下白雲悠悠。」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