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5日

茶席的華麗登場

【茶人詹台北報導】宮廷茶器的燦爛,帶來一種直觀的活潑性,清晰地看到茶的光亮,在中國品茗的圓滿角度來看,她提供了面對藏茶的清晰形象。陝西法門寺出土的金銀器中,都是當時唐代煮茶法中必備的茶器,其中的「鎏金銀茶籠」、「龜形銀盒」,是煮茶儀軌中的藏茶利器,這也是鎏金銀茶罐的典範。

根據《物帳碑》的記載,此套茶器包括:鎏金飛鴻球路紋銀籠子、金銀絲結條籠子、壺門高圈足座銀風爐、鎏金壺門座茶碾子、鎏金飛鴻紋銀匙、鎏金仙人駕鶴壺門座茶羅子、鎏金人物畫銀壇子、魔羯紋蕾紐三足架銀鹽台、鎏金伎樂紋調子、鎏金銀龜盒,另有繫鏈銀火筋、琉璃茶盞、茶托等13件。可以說正是這樣珍貴的《物帳碑》將地宮珍寶再現唐代茶具之光,這套茶具成為演繹唐代宮廷茶道的鐵証,更鋪陳了唐代茶席華麗演出的秀場。

鎏金銀茶籠,是平日用來放茶餅之用,也是陸羽《茶經》中說的 「育」,另一貯茶器叫做「合」,也就是「龜形銀盒」,就是用來「暫存」茶以賞茶。賞茶器用到廿兩重的銀子去打造,非皇室不可為。而茶罐形制作成龜形銀盒,暗喻品茗者能像龜般長壽!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