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5日

水火好韻

【茶人詹台北報導】天氣轉涼,生炭煮水多了一份暖意,也讓品茗的滋味更加提升。如何煮水?仔細觀察,大有學問。

長期觀察品茗者用同一個水源,用相同的燒水器,水開了就拿來泡茶,如是累積的品茶經驗只有歲月的累積,卻沒有體味到煮水器應有獨立的符號意義!更不見煮水器在中國歷代詩詞中已表達的種種形體、姿態、情感,以及茶與煮水器的意興與氣勢。

品茗的煮水器中,最常見的是不銹鋼壺,講究一點是最生鐵壺和銀壺,陶藝創作中的陶壺也領風騷!然而,這些材質的意義仍只有概括性的模擬寫實,只能由表現上去揣測燒出來的水所模擬意義的好與不好的二元差異。

於是有人說:生鐵壺燒水比較甜!在認同者用主觀意味所產生的要求與期望,轉諸在生鐵壺身上;同樣地,銀的本質與價值功能,具有相對獨立的認同與力量,品茗者愛這貴重金屬打造器,同時也認同了銀壺燒水傳導性最佳的認同感。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