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

擺茶席的樂趣


【茶人詹台北報導】擺茶席有什麼樂趣?

    誠如宋代詩人林逋寫「嘗茶次寄越僧靈皎」:「白雲峰下兩槍新,膩綠長鮮谷雨春。靜試恰如湖上雪,對嘗兼憶剡中人。瓶懸金粉師應有,筋點瓊花我自珍。清話兒時搔首後,願和松色勁三巡。」

    「靜試」是詩人單獨試茶,見茶受水後淳淳發光,一如西湖雪景。對湖獨飲寂寥,自然會想起越中的大師,不知何時始能相聚,促膝清談,搔首吟詩。

    他用小巧的筆法來寫自己幽靜的隱居生活。這正是品茗茶席帶來的生活風格。

    今人為何要重新拾回宋代浮花泛綠亂於盞的一種鬥茶盛況?是是非心太重才有的勝敗論高低,而絕對鬥茶的價值是一種通過擊拂的凝定,摒神練氣,進而成為精神的修為。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