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8日

不急不緩的修煉



【茶人詹台北報導】蔡襄說「候湯最難」。候湯就是要在旁邊顧著等水燒開;但是放進火爐的炭要是不能夠燒出活火,對於候湯而言也是無用的!

    就如同蘇東坡在〈汲江煎茶〉中說:「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清。大瓢貯月歸春罋,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處腳,松風忽作瀉時聲。枯腸未易禁三碗,坐聽荒城長短更。」詩人看重活火燒活水,目的是喝到好茶湯!

    活火必須靠著好的薪柴,更重要的是火爐的材質、厚薄,對於吸附傳導火焰的功能性...。如何尋找對的火爐煮好水?唐、宋以降已是文人雅士品茗時的關心焦點!


    「候湯」這件事,就是要煮水時等待水的變化,這不就是現代人想要泡好茶的第一項修煉嗎?「候湯」得靠對的火爐,更是今人用慣電器瓦斯外、借古人智慧的起點。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