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2日

喝出溫柔滋味


【茶人詹台北報導】〈太平春市圖〉描繪松下的品茶聚會,蒼松後三僮正在備水烹茶,右面座架上綠地花卉大壺內裝的應該是供煮的泉水,而左邊茶爐上的茶銚正在燒煮開水,樹下三文士品茗閒談,還可見裝泉水的琺瑯水瓶、茶銚。

銚器煮水,現在人看來很遙遠,甚至連器都很難看到;然而,在名畫的畫面中,卻像寫真的圖像,再度顯影了茶銚在煮水時的重要功能。

茶銚胎薄,靠的是胎土以及陶工的細膩,構成了煮水輕慢柔細的要件。

現代人很難體會不鏽鋼壺與陶壺燒出的水分子的差異性,喝起來又有什麼不一樣,若再加上沖泡的變因,又會產生何等的相生相應?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