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5日

關於茶壺的可能


        【台北訊】茶人池宗憲表示從香港這次展覽中看到三個重點,第一個以宜興壺為主題的文物館,也因為這個茶具文物館成立讓宜興壺發揚光大,讓世界知道原來中國有這麼美好的器具,更重要的是文物館希望老東西有新發展,所以辦了茶具比賽。第二個比賽過程中分成社會組和學生組,展現了多元性和國際性。以往看到壺會覺得說難道茶壺只有宜興壺嗎?但此次比賽素材還包括陶還有瓷,從中看到很多人用新的想法在處理。除了傳統的柴燒之外也有做成像潛水艇的造型。當時在評審的時候會討論到底要給傳統的還是給全創新的?因為那個創新是我們從來沒看過的。我覺得這個比賽的意義擴大了茶壺器型的視覺,器型不是只有我們看到的那樣,透過這樣的比賽讓很多發想創造很多可能性。最後一個意義是,這個比賽會考慮茶使用的功能性,壺是為茶服務,壺是給茶用的,壺做好看還要好用,所以比賽的時候還要試水。本來很不錯的一試結果發現壺蓋怎麼沒有通氣孔,那表示說好看但是不一定能使用。主辦單位也很細心,每支壺選出來後就去試,壺用的順不順暢,我覺得這三點有用到心,他們對於器型的變化,採取比較多的開放。中國喝茶文化往往會被侷限在一個很窄的範圍內,用的壺都是黑黑的;西方的茶器看起來就很艷麗,很生活化。當然東西文化不同得到的養分也不同。

        最後比賽評選第一名是傳統柴窯燒,第二名就比較新,壺上面有出現船的造型。另外小朋友的東西就更有趣,用骷顱頭造型表達抗議讀書讀得很累變成骷顱頭;也有小朋友很童貞做了一個衝浪的壺,他把爸媽帶他去衝浪歡樂的情景記錄在這個壺上。所以我覺得一個器物的比賽反映了當地的生活,拓展了人們對器型的視野。整個比賽最大的意義是除了很傳統的壺以外還有什麼?我們應該從新的器物裡面找到新的生命。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