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爐銚柔情見證時代況味


【台北訊】泥爐正是近現代還可見的爐器,或許他已經脫離了當年外銷日本的風采,吳昌碩古畫中可見爐身影的筆觸,快意地畫出這座泥爐的火焰,更寫實地將掌握火度的周邊細節都考量進去。他畫芭蕉扇靠在爐旁,果然是煽旺了火,更催開了梅花。今人賞畫,看到了一位懂茶的畫家,用幾筆就畫開了泥爐燒炭煮泉的曼妙,更捎來煽火所催動的花蕊,這不就是用慢活慢火所帶來的好滋味?
        吳昌碩在畫裡題詩做了最好註解:「正是地爐煨榾柮,熳騰騰處暖烘烘。罐道人草草弄筆。」畫家自謙草草數筆,卻是勾勒出爐銚興味的寫真。
 
Clicky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