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8日

器物 好茶 美好生活的介質

很多人收藏文物鎖著不用,就放在玻璃櫃裡打上投影燈觀賞,敢拿來使用的用人不多,因為文物很值錢經不起折騰。

可是,茶具不使用是對不起這些東西,更對不起自己的鈔票;茶葉也一樣,收藏會增值,束之高閣等待增值頂峰,無論綠印還是紅印,過去都是幾千幾百就可以買到的茶餅,但買了就要捨得用,才會懂得對的味道,亦如藏壺放置錦盒只把玩不用,等於沒有。

玩茶器不厭倦地放在手中賞玩用,但將壺當「湯婆」外,今人更應大方帶古壺到餐廳泡茶,進行一場餐茶交鋒,與餐飲結合,把餐當作載體,把器物當作輔助推進器,大膽地拿出好茶飲用。

把餐做為品茶賞器的媒介,並不現在才有的觀念,餐茶在早見於明代顧元慶《茶譜》,提到人飲真茶能利尿道,當時人用餐飲茶,有附帶利尿解毒功能,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還記載茶能解酒毒。

其實是茶多酚化合物對人大腦皮層起興奮作用,可達解酒效果。現代醫學亦出現支持或不同角度,但不能擋住用餐品茗的橫生趣味!
 
Clicky Web Analytics